成都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

成都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

电话:028-8557335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成都大学生殡葬礼仪队 工作一年17人逃离

编辑:成都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4/02
去年,成都成立了首支大学生殡葬礼仪队。又是一年清明到,天府早报记者对这7名首吃“螃蟹”的应届毕业大学生进行了寻访,却意外发现,一年下来,这支礼仪队已壮大至40余人,但当初首招的7人里却已有人离开。 

  殡葬礼仪师高军就是其中一个,曾经他心怀梦想,主动进入殡葬礼仪行业,半月前他辞职离开,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? 

  情 

  [非主流选择] 

  花费一天心血制作视频 

  他说:打动自己的是这个行业广阔的前景,他给自己定下目标:至少干满一年,多学东西、多攒经验。 

  这份“非主流”的工作,曾让他充满期待…… 

  在成都理工大学编导专业上学时,高军便规划起了未来。因为不喜欢条条框框和一成不变,电视台和婚庆公司早早地被他否决。去年2月,一家殡葬公司的招聘启事吸引了他的注意:包吃包住、月薪3000元。 

  这个待遇打动了很多人,但高军知道,打动自己的是这个行业广阔的前景。虽然有无数人劝阻,但他给自己定下目标:至少干满一年,多学东西、多攒经验。 

  去年3月初,高军与6名应届大学毕业生一起组成了成都首支殡葬礼仪队。公司请来了台湾的专业团队给他们做培训,听到殡葬礼仪行业在台湾的良好现状,高军更坚定了他的选择。 

  培训结束,高军被编入多媒体小组工作,负责布置告别仪式场景,制作逝者短片。一开始面对悲伤痛哭的家属,高军时常手足无措。可他渐渐明白,痛哭其实是缓解悲伤的过程,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倾听。此后,他每次除了携带纸笔外,还会特意带上纸巾。 

  高军对这份工作饱含热情:他可以24小时随叫随到,愿意花心思为告别仪式布置不同的场景,甚至5分钟的短片,他可以花一整天去制作。 

  憾 

  [重新思考] 

  总与精彩的人失之交臂 

  他说:当她逝去,才有机会认识她,了解、展开她的人生,悲哀的是,我们此生永远不可能再见,更别说成为朋友,这太可惜了! 

  一个年轻女博士的离世,让他重新思考……“高军,新‘案子’来了,你抓紧时间,把片子做细点。”去年6月,正在休息的高军接到这样一通电话。这次的逝者是一位30多岁的女博士,高军需要根据她的生平资料,制作一部短片,在告别仪式上播放。 

  翻看着资料,听着逝者家属的讲述,高军看到了女博士在各国游历时的留影,知道了她在汶川地震时,深入灾区捐赠物资的经历……但这样一个正值盛年的女性,却因为白血病离开人世。 

  高军不记得这是他看过的第几份资料,但这一次却让他大为触动。作为广元人,高军也经历过地震,对这位女博士,他怀着无比的敬佩和好感,想和她交个朋友,无奈对方已经不在人世。“当她逝去,我才有机会认识她,了解、展开她的人生,悲哀的是,我们此生永远不可能再见,更别说成为朋友,这太可惜了!”高军突然心生感触。 

  女博士的告别仪式上,高军将制作的短片播放给到场的上千位送别者观看。看到众人或是陷入追忆沉思,或是感叹相识甚晚,高军有了一丝彷徨,他第一次对这个行业有了动摇:如果永远与这些精彩人生失之交臂,这份工作,还有那么完美吗? 

  痛 

  [选择离去] 

  朋友越来越少圈子渐窄 

  他说: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了,我绝不愿意找一个同行成家,这样会更压抑。 

  长久的无归属感,让他最终选择离去…… 

  由于随时可能接待客户,公司要求他手机24小时开机,且随叫随到。因此他便有了轮休日一天接到20多个电话、凌晨2点起床接待客户的经历……加之公司地处郊外,高军经常婉拒朋友的邀约,一来二去,朋友的邀约越来越少,几次他极想参加的聚会,大家甚至没有通知他。交际圈的日益萎缩,让高军不得不“宅”在寝室,靠上网、玩游戏打发空闲时间,即便碰到轮休日,也再懒得出门,甚至都“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了”。 

  但这些并非无法忍受,对行业的失望,对高军来说才可谓心头之痛。 

  由于待遇优越,“公司不怕招不到人”,高军说,这一点让他难以找到归属感,成家似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但高军却发现,由于行业原因,公司员工在婚恋方面大多曾遭遇障碍,最终导致内部员工组合成家的比例极高,“我绝不愿意找一个同行成家,这样会更压抑”。 

  在职业规划方面,礼仪队的工作也让高军日益不满。各种对现状的不满累加起来,让高军不堪重负,半个月前,他选择了辞职。 

  说改变>>> 

  他不后悔入这行学会珍惜眼前人 

  高军的辞职,让很多同事倍感可惜。礼仪队司仪唐磊认为,在殡葬礼仪队工作,可以接触到各种层次的各种人,“同样时间积累的经验,比其它行业多出一倍不止”。 

  这一点,高军并不否认,他说这一年下来,确实看尽了人生百态,“我越来越珍惜眼前人,学会了与人为善,因为只有这样,离开这个世界时,才会有人来怀念你”。 

  如今,拓展交际圈,改变单一的生活轨迹,成为高军最大的追求。他的供职单位变成了一家广告公司,住处也从三环外搬到了更加繁华的桐梓林。虽然待遇不如从前,更没有包吃包住,“但这是一个和社会接触的全新机会”。 

  这样的转身与改变,高军乐在其中。不过他也强调,绝不后悔当初入行的决定,对殡葬礼仪行业,高军仍抱以希望,他判断5年之内,行业将走向成熟,“那时候如果有机会,没准我会重新回归”。 

  现在,首支大学生殡葬礼仪队已由最初的7人变成了现在的40多人。 

  这两天,天地圣苑殡仪馆执行总经理陈小平正忙着到成都各大院校招生,“很多学生都说有兴趣加入,仅在西华大学就收到了几十份简历,昨天就有20多位大学生来面试”。 

  我绝不后悔当初入行的决定,殡葬礼仪行业走向成熟后如果有机会,没准我会重新回归。” 

  ——高军 

  记者手记>>> 

  遥远的梦想 骨感的现实 

  高军是勇敢而幸运的,他坚持自己的梦想,并为之付出了一年的努力。可梦想,为何变化得如此之快?通过采访,我们能明显地感觉到,在回忆这一年时,他的局促不安。 

  遥远的梦想、骨感的现实,让人不安。高军抱怨交际圈太小、私人时间太少,唐磊则持不同看法。同样的事,不同的人,看法不尽相同,高军的不安,自然无法得到所有人的理解。 

  也许,每一次不安导致的勇敢抉择,成本都只是“我还年轻”,可当青春逝去,现实占据大半人生,是否还有勇气继续“不安”下去?

首页
电话
邮箱
咨询